职业安吹

谢谢关注

到时候一起去看复仇者联盟四吧,在荧幕上我们还能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我们还能在电影里找最后一次彩蛋。



虽然总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我以为会在很多很多年以后。

炮儿47岁生日快乐💝

总有一天小仙女最喜欢的超英会是幻视💪

个人盘点无限战争十个泪点

•剧透慎入
•仅代表个人观念
•拒绝任何形式的撕角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op.10:“我,洛基,阿斯加德的王子,奥丁森,约顿海姆的合法君主,诡计之神。”

把洛基的死放在最后实在是因为处理的太过草率,开场扑街后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索尔坐在银河护卫队里和火箭说“洛基死过很多次,但我总感觉这次他是真的死了。”我才反过来,邪神洛基是真的死了,不会突然出现在索尔背后笑着说嘿哥哥我在这呢,也不会等待战争结束后嘲笑一群拼命的愚蠢蝼蚁。
洛基,他在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之前,终于看着索尔说出了他的姓是奥丁森,他是阿斯加德的王子。


Top.9:“我是格鲁特。”

看了推特分析,说树人最后一句我是格鲁特很可能是在说“Dad”。这个小小的树人在无限战争里并没有特别凸出,在一群哀悼中也很少看见他的身形,但我仍然记得这是格鲁特第二次死在火箭眼前,我仍然能想到火箭看着空荡荡的“战舰”会如何痛苦到发不出声音。


Top.8:“他非常痛苦,他在哀悼。”

说真的,MCU这么多反派,灭霸绝对是最成功的,泽莫仅仅拆了复联,灭霸不仅是把复联按在地上摩擦,个人形象还特别丰满,导致我看见灭霸在为卡魔卡第一次露出脆弱的表情时瞬间心软了一下,等灭霸的眼泪在反光时我已经开始有些共情了。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想打爆灭霸狗头,我也想,不过这不妨碍我为他和卡魔拉之间心酸几分钟。


Top.7:“他的构成有贾维斯、雷神、我……”

罗素兄弟居然还在鞭尸我的老贾,mmp送给他们。
说实话贾维斯名字一出来的时候我突然就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被紧凑的剧情赶的没办法深思,只能作罢。从电影院出来,天是在下雨的,导致看不见星星和月亮,然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听见贾维斯的名字我会突然哭出来——贾维斯是一颗不那么耀眼的星辰,但只要他在,我就知道天空永远不会彻底黑暗,托尼永远不会孤单一人,即使雨再密集,对于托尼来说贾维斯的存在也是一抹不会消失的光亮——可现在,他只存在于台词里了。


Top.6:“Steve…”

好了好了不要骂我,怎么把吧唧才放在第六。吧唧突如其来的死亡我着实震惊了,那一声史蒂夫让我鼻子一酸,眼泪还没来得及流出来就又被下一个场景震惊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吧唧放在第六的原因,处理的太过赶时间,沉淀的感情只来得及爆发出一句史蒂夫就卷着九十多年的记忆消失不见,他才刚刚来得及对这个世界露出温暖的笑容,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史蒂夫的名字。


Top.5:“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漫威可能真的不太喜欢打雷吧,火箭试图为索尔找出些安慰的理由时,索尔的回答甚至有些黑色幽默——每一个问题的回答,对应的都是死亡。原本索尔的回忆最起码还有一个不省心的洛基,可现在索尔温暖的回忆剩下的就是死亡一样的孤独了。他本是个莽撞阳光的阿斯加德王子,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成为了一位满身伤痕的无国之君。


Top.4:“我向你保证,哥哥,一切都会好的。”

不多说别的了,这是复联三我唯一记清楚的台词。


Top.3:“我不想死,斯塔克先生,我不想死……对不起。”

我相信这是很多人在电影里泪奔的场景,我当时就哭的看不清字幕了,有时候我都会忘了他只是个想帮助邻里朋友的孩子,超级英雄对于这个孩子而言的意义简直是重如泰山,他还太过年轻,对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美好向往,几十个小时之前他还是个坐在校车里的学生。
这个孩子不想死,他一步一晃的扑向心中的英雄,哽咽着说自己有点不舒服,惊慌的向心中的英雄求救,他还不想死,他还有喜欢的女孩,还有不知道生死的好兄弟。他也不应当死,他做了所有能做到的,可他还在道歉,或许是为了自己的死亡道歉,或许是为了害怕死亡而道歉,或许是为了没能挽救一切而道歉。
非常抱歉,斯塔克先生,留您一人。


Top.2:“这样才能赢。”

我不知道托尼最后是不是听明白了奇异的暗示,也不知道托尼就算明白这样会赢心中有何感想,但当他看着同伴接二连三的死去最后或许每一次呼吸都是一个人消失的生命,他指缝间的是彼得帕克唯一留下的灰尘,泰坦星沉寂的只剩下托尼自己的呼吸声,仿佛那次的噩梦换了一种方式成真——“你为什么不再努努力,为什么不再更竭尽全力的救我们?”
你已经做到全部了,应该有个声音在托尼旁边这么说,你并不孤单。这个声音应该温暖而有磁性,能让托尼千闯百孔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宁和温暖,能让托尼放声哭泣直到疲惫睡去,也不害怕这个只有一人的星球。
那个声音的存在应该叫贾维斯。


Top.1:“没事的,没事的,我爱你……”

希望有那么多次,可最后都变成失望,无人知因你所愿毁灭你时的痛苦,最后却落得一场空,这世界再没什么值得留恋,只剩下绝望。
旺达是唯一一个发现自己即将消失仰头露出笑容的,那是轻松释然、终于等到这一刻的笑容,她的眼泪还未停,手紧紧攥着幻视,直到最后一刻随风飘散,旺达的笑容都没变过。幻视忍住剧痛牵强着安慰旺达的微笑,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那一句,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宝石被毁的那一刹那,幻视才轻轻的说,我爱你。他们选择做出了最大的牺牲,可灭霸只是抬了抬手,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心灵宝石被安放在无限手套的那一刻,旺达究竟是如何的绝望,如何的撕心裂肺,才会在发现自己即将死亡时露出那样的笑容。

对,我觉得全复联三最虐的就是这对官方bg。

我爱幻红一辈子。

复联三要是有买个泥头

灭霸就只能欢声笑语打出gg了

名为贾尼的白月光

欧美圈粉了这么多cp,锤基、哈蛋、冬叉、德哈、狼队……兜兜转转一个圈,最后尤其喜欢的还是已经靠同人脑补才能存活的贾尼。

我也试图去粉过的盾铁、霜铁、杜铁、科学组以及现在如日中天的铁虫铁,可总是觉得他们之间缺了什么——盾铁还没离婚时的包容和宠爱,托尼不必再承担指责的霜铁,互相理解的真知科学组,专属于彼此的杜铁,青春气味般温暖的铁虫铁……

贾尼是如此鱼和熊掌兼得的全部拥有。


“一个孤独的天才,给自己造了一个好朋友。”


贾维斯就像是托尼的一个影子,存在的时候如此自然到毫不引人注意,消亡的时候如同胸腔中横着的一截断骨般不可思议,就连漫威也无法抹去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他的配音炮总饰演的幻视让我总能依稀看见曾经的贾维斯。

对一个从未露面过的AI这是多么奇怪的想念。

“奥创说他杀了某个人。 ”

“可是这楼里没有别人了?”

“还有一个人。”

这是我坐在影院看着超级英雄们浑身灰尘时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一段对话,然后我捏着复联三的票根几乎要哭出声来,我的朋友很好奇的问我这块不虐啊你怎么哭了?

我想起了一个AI。

他曾经活生生的存在过。

曾作为托尼的AI、助手、管家、副驾驶和家人存在过。


大部分时候的贾维斯声音都是严谨的,一字一句禁欲的似乎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智能系统。

但看着托尼穿着马克摔到浑身冒烟时他说:“As always sir ,a great pleasure watching you work.”

当托尼把没有经过检测的元素放入胸前的反应堆时,他着急喊着“Sir!”的语气仿佛要世界末日一样。

在托尼从听证会上凯旋归来时他说:“And may i say how refreshing it is to finally see you in a video with your clothing on,sir.”

托尼掉进海里呼吸艰难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在没有任何指令的情况下控制盔甲的手臂:“Sir,take a deep breath.”

当托尼决定用马克炸烟花时他还不舍的确认着:“The clean slate protocol,sir?”

与奥创初见时,他高兴雀跃的语气和我第一次结交新朋友的开心一模一样:“Hello,I'm Jarvis.”

当奥创通过他的储存文件查看托尼的照片时,他竟然轻轻的叫了声“Tony”——五部电影无数次对话贾维斯终于叫了Sir的名字,哪怕托尼从来不知道。

他在奥创攻击自己橙色的核心程序时,小声又无助的说“Please, stop ,may i……”

他甚至在连自己是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依旧持续更改着密码,阻止着奥创将核弹发射。

他都快不存在于一个AI的规定范围了。

直到有一天,同样的声音缓慢但确定的说:"I'm not Jarvis."

那天我坐在伦敦Everyman影院里看着托尼站在复联成员中间从满眼期翼到落寞无言难过的快要哭了,当镜头放在锤哥身上,他们开着玩笑说幻视的声音和托尼那神秘管家的声音一样时,我哭的几乎快要死掉了。

无论是盾铁霜铁杜铁科学组虫铁虫……只有贾维斯才是那个愿意用自己的全部支持托尼的人,只有贾维斯才是那个无论如何都会坚定站在托尼身边的人,只有贾维斯才是那个能永远理解托尼花花公子背后如何脆弱如何珍重感情的人。

“For you sir,always.”

那天Tony伤痕累累孤身一人躺在西伯利亚的冬天里 会不会想起那年有Jarvis陪在身边的田纳西州的雪地。
                                                                               
                                                                                 @沈扶苏


哈!姆!雷!特!出!官!摄!了!啊!啊!啊!

The Sentinel/哨兵(1996)

趁着难得的放假翻出了私藏的古剧。

虽然小心翼翼的省着看,但还是看完了这部22年前的哨向起源剧,剧里的两位老前辈到现在都远过80岁了,如果他们看见荧幕上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心情肯定很感慨吧。

剧里真的是甜到要死的一对基友。

最后英文字幕还说着下一季见,可是下一季只能在脑内幻想啦。